首页 散文摘抄正文

碧色寨情怀

访客 散文摘抄 2020-06-10 92 0
作者:扎西次仁绛秋

总想着为它写一段文字,无关爱恨,也无关风云,不去妄自试着向人们传达些什么岁月沧桑,往事已矣的感慨。就单纯的记录着,我的眼睛和身体告诉我的感受。可惜,提笔又不知该言何事,写了又写,删了又删, 终究没能留得只言片语。

然而,写点什么的想法,一直在脑海中回旋,哪怕只是简单的记录它的过去,来龙去脉,也不负心中的遗憾。

倘若没有那段特殊的岁月,它应该像许多特殊不过的小村落,安静的等着烽火硝烟的结束,等每个生活在这儿的人,告诉人们他来自一个叫做 壁虱寨 的地方。没有火车站,没有法国花园,亦没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,只为一睹被称为小巴黎的景色。

刚来蒙自谋生,虽听说过它的大名,却由于各种缘由,都未能前去一览它的全貌。直到从《芳华》里,看到它的样子,才借着某个假期,踏上了那片土地。

再后来,陪着不同的人,不同的时节,陆续去了几次。时间或长或短,给人的感受也不再那么强烈,也终于成了我去过的地方。

简单不过的建筑,几段被遗忘的铁路,偶尔运货的火车,沿街叫卖的新安所老冰棒,消费着民国情怀的服装拍摄,打着《芳华》热度的广告和小吃。

景色只是串联了人的线条,经济才是维持繁华的关键。

他们或跟风,或独特的服务着来来往往的行客,维系了生活,也悄悄的替这个地方的老建筑,暂缓了被拆除的命运。

有时候,我甚至在想,倘若没有一部叫做《芳华》的电影,人们不再慕名而来。它是不是也会像许多不能创造经济价值的老建筑一样,被轰隆隆的机器一把碾碎,再被光鲜亮丽的现代建筑代替,从此碧色寨就只活在历史课本上。

人,从来都是习惯忘记的。

他们不记得你曾经做过些什么,只记得你没做什么。你繁华过,落寞过,那脱色的墙壁,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。痕迹需要用来装点历史的无情,可谁懂得你深夜的呐喊和哭泣。

当人们借着观光的借口,以感受历史的理由,一次次用力抚摸你伤痕累累的躯体,你可曾不止一次的拒绝,可是他们听不到,也不愿意听到。本就是死的东西,谁又会在意你一块砖的断裂,一段门槛的爆开,一片灰尘的掉落。等你彻底烂透了,不过是重新添上瓦,按上门,刷上刻意作古的油漆。依旧会有很多人,来感受历史的魅力。

文化不再拥有生命力的时候,也就意味着历史已经在慢慢衰落。当你不再拥有独特的气息,你就离被替代没有多长时间了。

我骑着厚重的自行车,一步步走近你,我知道,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。

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,让我们忽略了很多东西,当你慢下来的时候,就能看到许多被我们习惯性错过的东西。

我们跟着时光在走,它又何曾一层不变。

沿路多了许多特色的农家乐,可钓鱼,可自助,可划船,最惊喜的莫过于多了一家卖花的小庭院。整个庭院里,种满了形形色色的花儿,或沿栅栏攀爬,或安静的趴在土壤上,静静的释放生命的鲜艳。藤条围成的门框,小石块铺成的小路,一间小小的木制阁楼,在这钢筋水泥包围的路边,无不给人一种静的感觉,美的享受。

然而,除此以外,不论是打着特色的自摘草莓还是其他一些复制过来的经营模式,都不再有吸引人的魅力。今天,人们在这儿找到的快乐,明天到那儿也可以。为何要舍近求远,不辞辛苦,只为来看你一眼。

天龙湖,一个被用来开方的浅水湾,龙的由来,经不住考究。开始,它也曾人声鼎沸,接纳了孩子们的快乐,大人们悠闲的时光。

湖水已经干枯,一旁的过道上,树立着此地施工,谢绝游客的标牌,明目张胆的拒绝了想要一探究竟的行人。远远望去,几个朴实的叔叔阿姨,拉着长长的皮管,给还没来得及死亡的花草延续生命。

沙滩上再也见不到孩子们笑着奔跑的场景,唯有几条被太阳晒得干透的鱼,不甘心的散发出生命最后的味道,告诉人们,这儿也曾有生命,顽强的存在。

我不知道,这个项目的规划者,是否想到过,该给人民服务的地方,不再为人民服务,它存在的价值是什么。

是为了促进经济的发展,拉动内需,还是为了几个人中饱私囊,终究不得而知。我只是个敲着键盘的过路人,这儿不再美丽,还可以去往下一个地方。

可是,那些土地被占用了的本地人,他们还能从坚硬的水泥地板上,种出粮食和蔬菜么。

沿路随处可见,富丽堂皇的建筑群,除了豪气冲天的庸俗,又有几家的烟火,渲染过碧色寨上空那片深蓝的夜空。

我们终究不能踩着历史的肩膀,只为这一代人谋福利。

不禁让我想起,我那被无数人看了又看,踩了又踩的故乡。此时此刻,不也干着这样的事情么,他们习惯了去研究一个地方的发展,进而复制到一个地方继续。保留点本地的特色,价格瞬间从地上飞到了天上。

从来没有深入民族的核心,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明天会怎么样。发展规划,不过是喝着茶,吹着空调,从或真或假的报告中,截取一段文字,加以修饰,转身一变,成了指导性意见,大手一挥,一个项目,接着另一个项目,就像他怀揣着升官发财的美梦一样,从被蒸发的湖泊中,油然而生。

刚开始,人们是热情的,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,生活在这被现代的衣裳包裹的小镇。可是,一会儿的功夫,人们又忘记了它的存在。

只剩下空荡荡的街道和早已没人照顾的树木和花草,迎接着早晨的太阳和黄昏的晚霞。

我知道,它的明天,会越来越美。可是,希望它越来越好的明天,那些在这儿生活了一辈子的人,还有一片落脚的土壤。不至于像远方天边的古城,它接待了许多行客,创造了很多价值,接纳了许多人的梦,安慰了许多人落魄的心。

可是,它的子女,却早已买不起城里一间收容躯体的房子,他们早已成了故乡的客人。

上一篇:我在春天等你

下一篇:一首醉人的诗

qq说说_心情日记_散文摘抄_经典语录_生活随笔_流行语-随笔阁

http://www.bataowang.com/

|

Powered By